女牛散陈月清半价减持纳川股份 是忍痛减持还是?

编辑:凯恩/2018-12-08 11:57

  )11月14日晚间发布公告,公司于2018年11月13日收到陈月清女士提交的减持公司股份的告知函和《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陈月清于2018年11月13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707%。

  截至公告日,陈月清女士持有公司股份515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9993%,陈月清女士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降至5%以下。公司方面强调,陈月清不属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本次减持后,陈月清不再是持有公司股份5%以上的股东。

  早在2018年8月30日,纳川股份便披露了《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股份减持计划预披露公告》,其中表示,持股5%以上股东陈月清女士计划在上述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三个月内,拟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1031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且采取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的,将于上述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进行,且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

  由此,公司今晚发布的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表面来看,只是前述公告的进展而已。

  不过,对于减持方陈月清而言,今晚的公告却非同一般。因为,按照最新的减持新规要求,持股比例低于5%以后,倘若不是控股股东(股权比例极其分散的情况下)或者特定股东,那么继续减持的限制就会大幅减少。由此,陈月清将持股比例精准降低到4.9993%之后,要想继续减持,便仿若孙悟空脱离了紧箍咒一般,越发自由了。

  但有一个问题随之出现。陈月清本轮减持,究竟是获利了还是亏损了?答案显然是后者。

  纵观纳川股份上市以来的财务报表中所列的“十大股东情况”,在2018年之前,尚不能找到陈月清其人。一直到了2018年一季报,陈月清才横空出世,突然以5333.10万股的持股数量,晋升纳川股份前十大股东中的第四大股东,且全部为无限售A股。

  此后,在2018年半年报中,陈月清持股数量未有任何变动;在2018年3季报中,其持股数量依然未变。可见,陈月清的建仓,是在2018年1季度逐步完成的,而从近来的减持公告来看,其此后便一直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蛰伏和等待。

  2018年第一季度,纳川股份一共仅有1个月的交易时间,从2月初开始便进行了停牌处理,一直到7月30日晚,公司才发布公告,公司原本拟采用发行股份及现金支付方式购买星恒电源、启源纳川的部分股权,但是经过充分的论证分析后,交易双方认为目前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条件尚未成熟,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由此可以推论,陈月清的建仓操作,必然是在2018年1月进行的。而当时纳川股份的股价在6.60上下波动,按照5333.10万股的持股数量计算,陈月清耗资约3.5亿元左右。

  不过,纳川股份复牌之后,股价便出现了连续大跌。截至今年11月14日的最新收盘价格已经为3.30元附近。这意味着,倘若陈月清选择这段时间减持,其折损幅度已经达到一半。可见,陈月清的这笔投资已告巨亏,她本人也成为名副其实的“韭菜”。

  按照投资常规,自然人股东投资出现折损时,往往采用就地卧倒的鸵鸟策略;但是陈月清明显表现出反其道而行之的着急套现心理。除了前述减持之外,纳川股份在14日晚间的公告中,还明确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陈月清继续减持本公司股票的可能。

  综上,从某种意义上说,高位接盘的陈月清,显然对自己“被割韭菜”的命运表现出超出常人般的超然。但是值得疑惑的是,倘若果真是真金白银的投资,尤其是如此大笔的投资,真的会不假思索一股脑建仓5000余万股、而后在市值折半时选择断臂而逃吗?

  值得注意的是,纳川股份在公告中明确,信息披露义务人陈月清女士本次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本公司股票仅为个人财产处置行为。那么,事实果又真如此简单吗?

  记者梳理纳川股份股东变动情况发现,陈月清的5333.10万股的持股并非横空出世,而是来自于纳川股份的另一大股东张晓樱。

  在2018年1季报所显示的纳川股份前十大股东情况中,就在陈月清以5333.10万股新晋前十大股东的同时,张晓樱的持股数量也骤降5333.10万股。两个数字一增一减、完全吻合。

  纳川股份今年以来的股东持股变动情况,也印证了两人之间的一买一卖 。在2018年1月31日公司股票停牌之前,张晓樱与陈月清确实进行了一笔高达5333.10万股的协议转让交易。而如前所述,纳川股份从2月1日交易完之后便进行了停牌收购,那么,这笔交易是否有内幕交易之嫌呢?目前尚未有监管稽查定论。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于纳川股份来说,张晓樱并非外人,而是公司实控人陈志江的前妻。

  在2013年,纳川股份曾发布公告,当年46岁的董事长陈志江与小他6岁的妻子张晓樱离婚,其持有的股权被一分为二。当时,董事长陈志江拥有纳川股份6753万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32.29%,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股权变动后,陈、张二人各自持有3377万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16.146%。按当日收盘价计算,划到张晓樱名下的股票市值超5亿元。这场被称为“最贵离婚分手费”的事件当时曾引起舆论风暴。

  由此,我们终于可以大致推测出陈月清减持矛盾背后的逻辑脉络--早在多年前,张晓樱就分得了5亿元股票市值,不过并非现金,套现要受到减持规定的诸多束缚;到了2018年1月,张晓樱通过将股权协议转让给陈月清的方式,实现了套现;而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及本次一次性交易的价格,从目前线索来看尚不得而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即便陈月清的减持,表面看起来,使其“相对市值损失”达到了50%,但是对于张晓樱而言,也比数亿元的股票账面上的“纸上财富”来的实在,这或许正是陈月清即便表面上沦为“韭菜”,也依然甘愿减持的初衷之所在。

  毕竟,按照监管规定,倘若由张晓樱亲自进行减持操作,由于是属于特定股东,减持限制的紧箍咒会非常之多;而借道陈月清之手,通过“二级跳”的方式实现“曲线救国”,快速套现的目的便可以更为便捷的实现。也正是由此,监管减持新规的苑囿,张晓樱或许就这样轻易地实现了跳出与规避。